我依然不觉得解气,转过身捡起了齐四的日本刀

发布时间:2018-06-29 09:41:05   编辑:K彩平台APP-K彩平台手机版登录浏览人次:198

“你真的来送死吗?”
 
    我看了看这处二三十米的屋子,淡淡的说道:“你竟然真的没有在这里安排人对付我?”
 
    齐四冷哼一声,淡淡的说道:“我齐四纵横江春这么多年,也经历了很多危险,能够让齐家成为了江春第一家族,靠的不光是卑劣的手段,还有一双拳头。而今天,我就用这一双拳头,为我大哥报仇。”
 
    我脸色阴沉了下来,这个老东西到了现在还装疯卖傻,真是太不要脸了。可是,到了现在,我也没必要和他对骂,我向后退了两步,冷冷的盯着对方。
 
    齐四个头并不高,身体也有些瘦弱,可他站在我面前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有种怪异的感觉,就仿佛一座大山横空出现,这完全没有道理的。
 
    正当我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齐四的身体已经冲了过来,两只拳头骤然砸向了我的胸口。我岁数比他年轻,身体比他结实,根本不怕他的两只拳头,双臂已经挡了出去。
 
    只是,我没想到的是,我的双臂虽然碰在了他的拳头上,然而却挡不住这双看似很普通的拳头。
 
    砰地一声!
 
    我的双臂被他分开,拳头已经轰在了我的胸口,强大的冲击力,让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三四步,脸色变得惨白,整个人也大惊失色。
 
    再看,齐四活动了下身子,淡淡的说道:“林白风,老子纵横道上的时候,你还是个小孩。现在真的以为我真的那么没用吗?”
 
    我缓缓爬起来,看了看他之后,冷冷的说道:“慢慢来,我就不相信,我还打不过你这个死老头子?”
 
    虽然不想承认,但齐四真的让我大吃一惊,我真的已经全力以赴了,可在齐四面前,却如同初生的婴儿,比他可差的太多了。
 
    我曾经和韩先生学过一些军体拳,但这些却都很简单,虽然动起手来看样子刚猛霸道,对付小流氓绰绰有余了,可是如果真的对上曾经苦练过的齐四,还真的只有挨打的份。
 
    不过分钟,我就被打的鼻青脸肿,好在这里没有其他人,否则被人看到我被一个又瘦又小又老的家伙打的差点满地找牙,那我丢死人了!
 
    我虽然不是他对手,但我也看得出来,他用的应该是咏春拳。这倒不是我研究过武术,只是他使用的招式和电影里的差不多。
 
    韩先生曾经说过,他们军体拳虽然实用,但却是用做上阵杀敌,最大优势的让对方失去战斗的能力。可如果碰到真正的练家子,还真的没什么用处。
 
    不过,我虽然挨打了,但也看的出来,齐四脸上也见汗了,喘气也越来越粗,显得有些累了。我终于松了口气,不管以前多能打,但是毕竟岁月不饶人。
 
    他显然也感觉到自己的疲劳,脸色露出了阴沉的杀机,骤然向我冲了过来。可他并没有想到,他的这一拳打过来的时候,我根本没躲也没闪,而是全力以赴的砸出一拳。
 
    砰地一声!
 
    他的拳虽然打在了我的胸口,可我的拳头也打在了他的脸上,两个人同时倒退了三四步,我胸口一阵剧痛,而齐四爷张嘴已经突出一口鲜血。
 
   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,终于找到了击败对方的办法。虽然有点无赖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 
    齐四冷冷的盯着我,喘息了半晌之后,阴狠的说道:“小崽子,如果我年轻时候,马上就能弄死你。现在就让你多活一会,不过你还是太嫩了,我很快就会让你死去!”
 
    我看了眼对方,脸色阴沉,活动了几下被打痛的地方,狰狞的说道:“少说废话,到底还打不打了?有本事就打死老子!”
 
    我虽然这么说,但也清楚的知道,我要想打倒齐四,必须要出绝招了。
 
    然而,齐四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异样,狰狞着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他岁数虽然不小,但速度很快。转眼间,就将我打过去的拳头让了过去,更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个家伙的眼中露出了阴毒的神色,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匕首,狠狠的刺向了我的后心。
 
    我感觉风声不善,不由向前躲去,匕首贴着我的后背划了过去,衣服直接裂开了一个口子,鲜血染红了后背。
 
    齐四一招得手,狞笑着再次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他却没想到,他刚刚到了我的面前的时候,我左手已经扔出去一个白色的东西,他拧头躲过,可右面的又是一个。这下子他根本躲不过去了,匕首几乎本能的划了过去,正好割在了我扔的那个东西上。
 
    那东西轰然破碎,无数粉末状的东西飞溅而出。齐四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我突然用力的一吹,这些粉末已经被我吹到了他的脸上。
 
    齐四尖叫一声,向后退了三四步,双手捂着眼睛倒退了好几步,我看机不可失,骤然冲向了对方。我甚至觉得,胜负就在这个瞬间。
 
 第八百四十八章 反击
 
    然而,我的身子刚刚冲过去,齐四右手匕首骤然射了出来,我大惊失色,就地一滚,堪堪躲过对方的匕首。
 
    砰!这把匕首正好射在了后面的墙上,刀柄嗡嗡的颤抖着。
 
    齐四连连大叫,紧闭双眼指着我说道:“林白风,你这个王八蛋。”
 
    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冷笑道:“齐四,你也不不能怪我。如果不是你用这个匕首突然袭击我,我这个石灰包也只会在保命的时候扔出去,而且这个石灰是你用匕首斩坏的,与我有什么关系?不过我劝你不要用手抹眼睛,这样可能会造成永久失明。”
 
    齐四知道不好,连退了三四步,丑陋的脸上布满了阴毒的神色,怒吼道:“林白风,你这个卑鄙的东西,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来对付我!”
 
    我长长的松了口气,活动了下身子,淡淡的说道:“这样至少不会被你活活打死了。”
 
    看着那个正在四处摸着东西的齐四,我深吸了口气,从怀里放出了一份合同,放在旁边,冷冷的说道:“齐四,只要你将这个签了,我就让你洗脸。”
 
    齐四双眼剧痛,眼睛红的和桃子一样,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,可当听完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整个人不由冷笑一声,尖叫道:“你放屁。”
 
    说话间,他也不知道怎么弄清楚方位,几步就来到了刀架面前,双手拿出了日本武士刀,猛然间拔出了武士刀,向着我所在的地方扑了过来。
 
    我冷冷看了眼马上要扑上来的齐四,右脚已经踢在了一个瓶子上,这个瓶子直接飞了出去。瓶子的声音立即吸引了齐四,他本能的转动了方向,向着侧面扑去。
 
    可我又已经拎起了一把椅子,对准齐四的后心狠狠的砸了下去。
 
    咔嚓一声!
 
    齐四日本刀也脱手了,整个人狠狠的摔倒在地上,张嘴再次吐出一口鲜血。看着这个老头的样子,我的眼中不由得升起怜悯的心思,可想到齐四的为人,尤其还在医院躺着的燕九,那份怜悯立即变得无影无踪,我顺手又抓起一把椅子疯狂的砸下去,他直接吐出口血来。可我并没有停手,一下,两下,三下,对着他的后背,后脑勺,拼命的挥舞着。
 
    说实话,我真的动了杀心。至于后果,我还真的没想。
 
    齐四挣扎着爬到墙角,整个人蜷缩着,双臂抱着脑袋,任凭我的东西疯狂的落下。
 
    咔嚓!
 
    这个椅子也被我的打碎了,而齐四仿佛只有出气,没有进气了。
 
    可即便这样,我依然不觉得解气,转过身捡起了齐四的日本刀,大踏步的向着齐四走来,在我看来,只要一刀,今天的一切全都解决了。
 
    然而,当我双手抬起刀的时候,齐四却突然笑了,甚至有一种蔑视的感觉。
 
    我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你为什么要笑?”
 
    齐四满脸白灰,死死的闭着眼睛,可他却骄傲的抬起头,冷森森的说道:“林白风,你很有能耐,可这次的生死赌局,我赢了。”
 
    我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,双手用力的握紧手中的日本刀,冷漠的说道:“你在开玩笑吧?这种情况之下,你竟然说自己赢了,我看你是精神不好吧!”
 
    齐四咳嗽了两声,鲜血顺着嘴角不断的流淌出来,滴落在他的白色中山服上,让人觉得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。可他却仿佛胸有成竹的说道:“不说别的,你敢杀我吗?”
 
    什么?
 
    我有种莫名的感觉,对方仿佛抓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,可我却不愿意认输的说道:“有什么不敢?”
 
    然而,齐四却不屑的笑了笑,指了指自己的脖子,冷冷的说道:“你如果真的敢动手,就用这把日本刀砍中我的脖子,我的刀很快,完全可以轻易的割裂我的咽喉,让我毫无痛苦的死去。”
 
    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