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黑大头将两把锤子给架到了头顶的时候还在半

发布时间:2018-07-31 22:38:39   编辑:K彩平台APP-K彩平台手机版登录浏览人次:184

而当顾峥的话音才刚刚落下,那土匪头子,竟然是脚底下一扭,借着前冲的作用力就是一个转身,倒头便拜。
 
    “大爷饶命!”
 
    好!怎样的一种气壮山河,怎样的一种能屈能伸。
 
    让原本就觉得很是可笑的顾峥,哈哈大乐了起来。8)
 
 409 十里坡上的小客栈
 
    “你这厮真是有趣,我问你答,听好了喽。”
 
    “你怎么一眼就判断出我厉害了?”
 
    “你手中的锻刀,乃是精铁锻造,看刀柄上缠绕的防滑的布条,上边虽是黑灰色,但是却有着疑似血迹一般的痕迹。”
 
    “再加上,刀刃锋利,侠士抽刀时,半分花架子也无,我就能猜得出个惯用刀的老手。”
 
    “看侠士的年纪,还不满二十,又没有军队中的气息,那自然是师从武林大家之人。”
 
    “别管你学艺是否精通,都不是我等山野小匪,所能招惹的对象。”
 
    “因为像是你这等的人,最是难缠。”
 
    “要是武功高强,我等打不过了还能逃跑,最怕的就是没有几下子本事还敢出来闯荡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自己打不过了,觉得憋屈了,还回去找家长的那种。”
 
    “偏偏这种少爷,家里边全是溺爱的很,也不管那江湖的道义,以大欺小的没脸没皮。”
 
    “甭管少侠是哪一种人,我等只需要装作投降溃散就成。”
 
    “到时候你里子面子都有了,回家的时候还能吹嘘一番,而我等还能在这山林中逍遥,各取所需而已。”
 
    好透彻的人物,顾峥看着这黑面人,却是呲牙一乐。
 
    “如此甚好,那你们现在算是投降与我了?”
 
    “是啊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跟我走吧?”
 
    “???啥?”
 
    “你等等啊,我现在有点乱啊”这黑匪头倒是聪明,想要趁机从地上爬起来,却是在顾峥那饱含着深意的一瞪之下,瞬间又趴了下去。
 
    黑匪头只觉得顾峥的这一眼,要比那守备大将的气势还要足上三分,颇感委屈的他只好跪着继续问道:“不知道少校的这个跟我走吧,是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按照江湖上的规矩,你们是我的手下败将,那么你们所属的营寨以及你们自己的人,以后就都是我的小弟了。”
 
    “小弟弟们现在听从大哥的命令,一起朝着大哥的目的地进发,这也没有什么毛病啊?”
 
    “我看你是一个挺聪明的人,怎么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明白了?”
 
    我去!要脸吗?
 
    敢情我前面的那一套都是白说了?
 
    好啊,你这个生瓜蛋子,给你面子你还喘上了?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黑匪头咬咬牙,就从地上站了起来,一改刚才的油滑的表情,终于露出了他的狰狞。
 
    “小子别给你脸不要脸啊。我怕的不是你,而是你难缠的身份。”
 
    “爷爷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宝地,可不想这么快的就被人给围剿了。”
 
    “现如今是你欺人太甚在先,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在后了。”
 
    给我上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再一次反应过来的这群小贼们,可是下手没有了半分的客气,他们纷纷的就从各自的裤腰带上,抽出了吃饭的家伙。
 
    只见那宝刀森森,寒剑闪闪,持着刀剑之人,前赴后继的就朝着顾峥杀将了过来。
 
    终于见真章了。
 
    看到如此的顾峥,不惊不惧,反倒是一个纵身,朝着这五六个人即将要合拢的包围圈外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当当当,叮叮!”
 
    一声不多,一声不少,五声清脆的声响,伴随着的是,五把武器的纷纷落地。
 
    而在众人还没有从这快速的动作中反应过来的时候。
 
    顾峥已经两三个直突,冲到了刚刚架好武器,准备冲入包围圈内,与其他人一起共同围殴他的,黑大头的面前了。
 
    二话不说,一把明晃晃的钢刀,就朝着黑大头的面门只劈而下,对方情急之下,只能仓促的提锤格挡。
 
    锤子,没错,自然不是我们话本演义中所看到那种,和灯笼一般圆润的大锤。
 
    像是那种武器,只有在骑马厮杀的时候,才会运用到的格挡之物。
 
    黑大头手中的锤子,就是现代的榔头的加长版本罢了。
 
    这根本就是一个木棍子上多出来两个铁疙瘩的民间制式。
 
    而这位匪头会选择这个武器的根本原因,可能就是乱拳轮起来的王八拳,就算是误伤,也能造成不错的杀伤力吧。
 
    但是这位同志所碰到的人,可是顾峥。
 
    在黑大头,将两把锤子给架到了头顶的时候,还在半空中下落的顾峥,却是微微一笑,虚晃一招,一个弯腰侧身,将刀身翻转过来,将坚硬的刀柄,狠狠的捅在了对方因为抬起武器,而四面大露的腰眼之上。
 
    这一下,是恰到好处。
 
    顾峥用的力气不大,却足够让对方疼上好一阵了。
 
    在一声‘嗷’的一声惨叫之后,顾峥的刀,一个反手就直接横在了黑大头的脖子之上。
 
    “闭嘴!”
 
    “哦!呼呼呼。”……真疼。
 
    “我够不够格当你们的大哥,现在有资格让你们走了?你们是走还是不走?”
 
    “走!不过可不可以让我们收拾点家当再走啊?”
 
    “可以。”
 
    这样多好,胜者为王,不多废话。
 
    一群人在桑眉耷拉眼的往山寨上走的时候,顾峥就打听清楚了他们的跟脚。
 
    原来这竟然还是个土匪世家,常年就在这一片的山头中混迹着。